999文學 > 開天錄信息頁 > 開天錄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巫鐵之威

    乾鷲沒吭聲,他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自己的兒子。

    大殿內,三千無盡莽荒最強部族的老祖們,則是七嘴八舌的喧嘩了起來。

    有人叫好,有人猶豫,有人狐疑,有人連連搖頭,還有人站起身來,大聲朝著乾梟詢問事情的前因后果,詢問武國究竟能給他們多少好處。

    一時間,大殿內比三千只鴨子同時亂叫還要熱鬧許多。

    畢竟,這些神明境的老祖們,他們的嗓門可比鴨子大多了。尤其是,能夠帶著自家部族,在無盡莽荒這等地方扎下根基,快快活活的過日子,這些老祖一個個不說老奸巨猾,也都不是蠢人。

    乾梟想要三言兩語說服他們,讓他們帶著自家兒郎去為武國拼命……他想得太簡單了些。

    “諸位,諸位,聽本尊一言。”乾梟用力的拍打著王座的扶手,但是大殿內,三千多神明境老祖一個個七嘴八舌的呱噪著,除了寥寥幾人,每一個人把乾梟的話當回事。

    沒錯,乾梟是當今的赤陽神山之主,他更是順利的通過了傳承試煉,獲取了至高力量之后,擊敗了前任山主,按照赤陽神山的傳統,繼承了山主之位。

    可是他這位山主,為了一個女人,丟下赤陽神山這么大一片基業,丟下無盡莽荒的子民,常年蹲在伏羲神國跪舔……這樣的山主,哪里有什么權威可言?

    乾梟拍著扶手大聲叫囂,乾鷲蹲在一旁‘嘎嘎’怪笑,右手不斷的撫摸自己光溜溜的頭皮,得意洋洋的看著自己發急的兒子。

    沒錯,無盡莽荒的規矩是這樣的,拳頭大的就是大爺。

    赤陽神山也是這樣的規矩,拳頭最大、最硬的那個,就是赤陽神山之主。

    可是有時候,你就算有了最大、最硬的拳頭,你不經常將那拳頭亮出來,隔三差五的揍幾個人,讓大家知道你的拳頭有多大、有多硬,漸漸地,大家就會忘記你的拳頭是最大的、是最硬的。

    小兔崽子,赤陽神山的山主,可不是這么好當的。

    乾鷲沒吭聲,樂得看乾梟在這里出丑。他在琢磨一件事情,為什么乾梟去的伏羲神國,卻會在這里,為了北面的武國奔走呢?

    北方,那一片無邊無際的原始叢林的北面,聽說是有極其龐大的神國存在。

    乾梟是什么時候,和那邊的人勾搭上的?

    乾鷲撫摸著自己光溜溜的頭皮,摸得‘吱吱’直響。他瞇著眼,不動聲色的和人群中,數十名赤陽神山的神明境長老交換著眼神。

    幾個白發蒼蒼的赤陽神山長老點點頭,站起身來,就朝著大殿門外走去。

    他們準備去找這些年跟在乾梟身邊的那些金烏衛,詢問他們乾梟究竟碰到了什么人,碰到了什么事。

    幾個長老剛剛走了沒兩步,他們的身體就突然凝固,好似被封印在琥珀中的小蟲子,再也無法動彈絲毫。

    四面八方,好些部族的老祖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們無不驚呼出聲,紛紛站起身來。

    而被禁錮的幾個長老神色從容而淡定,氣息自然而淡泊,沒有絲毫掙扎,沒有絲毫防范,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凝固在了那里。

    好些部族的老祖臉色都變了。

    這幾位赤陽神山的長老,他們的修為都在神明境四五重天的水準。而在場的三千部族的老祖們,好些老祖不過是神明境一重天、二重天的實力。

    暗中下手的人,能夠無聲無息的制住這幾位長老,毫無疑問,制服他們也不是什么難事。

    乾鷲猛地站起身來,又驚又怒的看著那幾位長老,然后猛地回頭看向了乾梟:“鎮族神器太初冕,是讓你在這個時候……不對……”

    乾鷲本來以為,是乾梟動用太初冕的力量,直接將幾位長老封凍在了時間長河中。

    但是乾鷲很快反應過來,太初冕深藏赤陽神山山體內,歷代赤陽神山的山主想要借用太初冕的力量抗拒外敵,都要在山體內頂禮膜拜,耗費極大的功夫,才能借用太初冕的力量。

    太初冕那般巨大,根本沒人能挪動他。

    乾梟就坐在這里,不可能是他動用了太初冕。

    “是誰?”乾鷲目光兇狠的盯著乾梟:“是誰,動用了鎮族神器?”

    “我。”乾梟身后有一扇極大的石頭屏風,上面雕刻了十頭三足金烏在高空翱翔的圖案。巫鐵披散著長發,穿著一裘黑色長衫,大袖飄飄的從屏風后走了出來,笑著向乾鷲點了點頭。

    “您,就是赤陽神山前任山主乾鷲吧?動用太初冕之力的,是我。”巫鐵鎮定自若的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本王巫鐵,乃武國之主。乾梟已經和本王達成協議,動用無盡莽荒之力,幫助本王對抗北方雪原部族。”

    大殿內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巫鐵。

    過了好一陣子,一名紅發、黑面,腰間纏著兩條五彩斑斕大毒蛇的老人才怪笑了起來:“這里,是我無盡莽荒最強的三千部族議事之地,從沒有外人踏足一步……小子,你很有膽嘛。”

    巫鐵斜睨了那老人一眼,身邊一抹星光閃過,那老人就驟然凝固在了空中。

    他的笑容凝滯,就連腰間纏著的兩條大毒蛇,原本不斷蠕動的它們,也都僵硬在了那里。

    “太初冕……”乾鷲和一眾赤陽神山的長老同時尖叫起來:“你怎么能,掌握太初冕的力量?”

    “他,已經認我為主。”巫鐵很直接的說道:“太初冕,已經認我為主。”

    右手攤開,一點紫金神光閃爍,然后洶涌的星光洪流從巫鐵掌心噴涌而出,拳頭大小的太初冕緩緩從巫鐵掌心冒了出來,一股無比龐大的太古洪荒神圣氣息呼嘯著翻滾開來,大殿內三千部族的老祖們同時悶哼了一聲,身體搖搖晃晃的向后倒退了數十步,無一人能夠在巫鐵面前站穩身體。

    僅僅是氣息外放,就壓制得三千許神明境高手喘不過氣來。

    太初冕的神威,著實恐怖。

    “你!”乾鷲猶如見鬼一樣看著巫鐵,和一眾赤陽神山的長老一樣,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赤陽神山,之所以能夠在無盡莽荒逍遙度日,一則是有太古金烏精魄庇護,那太古金烏擁有焚毀天地的恐怖威能,殺傷力極其強悍。

    二則么,就是因為太初冕。

    這件鎮族神器能夠凍結時間,哪怕神靈從天外降臨,手持天神器攻打赤陽神山,也會被太初冕封凍在時間長河中,然后由太古金烏精魄撲殺當場。

    可是,無數年來,無數赤陽神山的歷代先祖想要讓太初冕認主,從未有人能從太初冕那里得到半點兒回應。

    真個是見鬼了,一個外人,居然掌控了太初冕。

    乾鷲的臉劇烈的顫抖著,他猛地看向了乾梟:“是你,帶他進來的?”

    乾梟沒吭聲,紅面皮隱隱有點發白。

    巫鐵則是笑了:“沒錯,是我讓乾梟帶我進來的……也是在他的幫助下,我掌控了太初冕。”

    搖搖頭,巫鐵輕聲道:“本來,我想要讓乾梟按照你們的規矩,由他組織赤陽神山的力量,去北面幫我作戰……但是看這樣子,他似乎并沒有足夠的權威實現他對我的承諾。”

    搖搖頭,巫鐵嘆了一口氣:“所以,只能是我親自出手了。”

    掌心太初冕在緩緩旋轉,一波一波恐怖的洪荒氣息壓制全場。巫鐵冷聲道:“雖然,我知道,這種行為很遭人恨,而且逼迫你們去北面幫我作戰,似乎有點無恥……但是,顧不得這么多了。”

    巫鐵沉聲道:“總之,一句話,赤陽神山所屬,所有神明境、半步神明境、胎藏境的修士,隨本王返回武國,和北方雪原部族決一死戰……誰贊同,誰反對?”

    一名身高兩丈開外,渾身黑毛猶如毛熊的老人低沉的咆哮了起來:“老夫反對……老夫和老夫的族人,在這里快快活活的過日子,可不想……”

    巫鐵伸出手,輕輕的一抓。

    空氣中傳來了奇異的碎裂聲,好似在所有人的神魂中響起的碎裂聲。

    然后,這遍體黑毛的老人就無聲無息的湮滅了。就好像,他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他身上的長衫,還有幾件散發出強大波動的佩飾,則是‘當啷啷’的掉在了地上。

    “這才是太初冕的力量。”巫鐵看著一臉慘白的乾鷲,冷聲道:“我從太初冕這里知道,你們似乎,從來沒有真正發動過他應有的力量。”

    “剛剛,我追溯時間兩萬七千八百四十九年又三個月零三天四個時辰外一刻鐘……這位倒霉蛋還在他父親體內,尚未噴薄而出的那一瞬間,我抹殺了他……”

    “所以,他從來沒有存在過。”巫鐵冷靜的看著乾鷲:“除非你實力遠超于我,更有和太初冕相當的神器鎮壓自身,否則……沒人能夠抵擋我從時間根源上的抹殺。”

    乾鷲和一眾赤陽神山的長老臉色越發慘淡。

    他們深知太初冕的強大,所以,他們對此刻的巫鐵,充滿了恐懼。

    他們深知太初冕的強大,所以他們更知道,能夠將太初冕的能力全盤使用的巫鐵,究竟有多恐怖。

    一如巫鐵所言,除非他們實力遠勝巫鐵,而且有和太初冕相當的神奇鎮壓自身,否則沒人能夠對抗巫鐵。

    “我們,還有先祖留下的精魄。”一名赤陽神山的長老尖著嗓子叫嚷了起來:“太古金烏的精魄,加上赤陽神山歷代山主掌握的幾件神器,就算你手握太初冕……”

    巫鐵看了一眼坐在王座上,一臉尷尬的乾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是啊,歷代山主掌控的神器……嗯,乾梟在你們到來之前,已經將他身上的那幾件寶貝,贈予了我。”

    乾鷲等人身體一晃,同時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乾梟。

    “你!”乾鷲哆哆嗦嗦的指向了乾梟:“當年,我真應該,你剛生下來時,就把你丟水缸里悶死!”

    乾梟閉上眼睛,喃喃道:“你們不懂,你們不懂,你們……真的不懂……我沒錯,我沒錯,我沒錯……我真的,沒錯……為了曌妹,為了曌妹,為了曌妹……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

    巫鐵幽幽嘆了一口氣:“我感覺,我似乎變成了一個極大的壞人。但是,還是那句話,趕緊,諸位趕緊去召集人馬,隨我去抗擊北方雪原部族。我的話,誰贊同,誰反對?”

    乾鷲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來:“我們還有先祖留下的精魄……你是叫做巫鐵么?你不要小看了我們赤陽神山,你不要小看了我們無盡莽荒!”

    大地突然劇烈的晃動了一下,然后外面傳來了無數赤陽神山子民的驚呼聲。

    一聲沙啞的金烏鳴叫聲沖天而起,過了沒多一會兒,大殿門外,五行道人笑呵呵的走了進來。他身后,一株高有數丈的巨桑懸浮,很愜意的舒展著自己的枝條和根莖。

    三足金烏的精魄站在巨桑最高的一條枝條上,通體放出朦朧的金色火焰,順著巨桑的樹干流淌下來,在巨桑的樹皮上勾勒出了一枚枚玄妙的神符,最終通過巨桑的根莖,注入了五行道人的身體。

    五行道人的氣息,變得極其的恢弘。

    他周身閃爍著五彩神光,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五行道人的體內,木力、火力、土力變得極其濃郁,三大元力相生相克,引動他體內的水力、金力也在不斷的強大。

    一股可怕的五行潮汐在五行道人體內醞釀,他的一次呼吸,都能引動外界天地元能的劇烈震蕩。

    他的每一次呼吸,他的法力都在突飛猛進,他的法力增長的速度簡直是聳人聽聞。

    “你們實在是,有眼無珠,這株巨桑,是一株真正的先天靈根……你們居然……”

    五行道人嘆了一口氣,用力的搖了搖頭:“不過,你們最后的依仗太古金烏精魄,也已經認貧道為主……赤陽神山一脈,還有什么話好說么?”

    巫鐵看向了五行道人。

    這太古金烏,認五行道人為主了?

    兩人對視一眼,巫鐵立刻明白了之前五行道人身上發生了什么。他笑著看了看那太古金烏的精魄,緩緩點頭:“很好,不過是幫你重鑄肉身而已……從我身上取點血肉、骨骼,不算什么大事。”

    這太古金烏,居然看上了巫鐵身上的混沌骨。

    巫鐵全身骨骼都已經轉化完成,劈出一片骨骼送他,也不過是傷損一些元氣,和這株巨桑以及太古金烏精魄的好處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

    乾鷲等人臉色越發慘淡。

    光頭上不斷有汗水流淌下來,乾鷲喃喃道:“讓我們,再想想,再想想……”

    巫鐵笑著點了點頭,就讓你們再想想,你們又能想出什么好的法子不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开心七星彩交流区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