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學 > 扶明錄信息頁 > 扶明錄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930章 五日之期

    清軍大營經過一夜的折騰空蕩了許多,被擄的人畜物資以及傷兵已在先頭部隊的護衛下急急北上,大營里余留主力萬余兵馬殿后。

    多爾袞自然和小太監達成了協議,原計劃出兵臨淄和新城的計劃也擱置了,多鐸說的對,他們也怕激怒小太監,那句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絕對不是玩笑話,若是往年他們會一笑置之,但如今誰也不敢輕視這一句警告。

    更何況,他出兵的原衷就是放煙霧彈掩人耳目,此時和小太監達成共識,至少五天內是安全的沒必要再惹事生非,當下趁機趕緊溜走才是正事。

    晌午,烈日炎炎的時候,多爾袞正在帳外北陽河畔手撕羊肉喝著馬奶酒,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正南方心中無比的暢快,耿仲明的這個緩兵之計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十四哥,待五日之后,咱們的輜重差不多都走到天津了,狗日的明軍想追也追不到”。多鐸一臉狠勁:“只可惜沒破青州城,這一趟……嘿嘿罷了總算聊勝于無,待下回做好充分準備再來干他一票”。

    多爾袞嘿嘿冷笑:“這番所受鳥氣,他日將加倍償還!”

    因為和明軍達成協議清軍上下頓感輕松,先頭部隊和輜重昨晚已出發,留著殿后的主力兵馬則在營中休整,當然大營四周戒備依然森嚴,不允一只蒼蠅飛進來,當然他們也發現了明軍加派監視力度,周邊布滿明軍探馬。

    清軍先頭部隊里的一輛馬車里孔有德焦躁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他因受傷被特許先行,可他一點都不想先走,他想留在后方主力。

    原因很簡單,因為小太監曾告訴他,其在前方有四道攔線,先走就有可能先踩線,先頭部隊兵馬少若遇攔截怕是兇多吉少啊。

    可這個情報多爾袞不知道,孔有德不敢說,因為一旦說了多爾袞必深挖情報來援。

    小太監為什么會在戰場上將這種隱秘情報說與你?

    只要稍稍有一點疑心,就能順藤摸瓜發現很多疑點,那孔有德的腦袋根本保到出關后了,多爾袞會毫不猶豫砍掉當尿壺。

    對了,不是和小太監有了約定么,即便前方有攔截,其必會放自己一馬的,再說了五日內其不會阻攔,五日后或許明廷那邊同意了多爾袞的要求呢,這樣的話則前途無恙。

    想到這里,孔有德終于稍稍放了心。

    “十四哥,你覺得明廷會把老十二放了么?”河畔樹蔭下,多鐸問多爾袞。

    “會”多爾袞斬釘截鐵:“明廷不敢也不愿給咱們賭一把!”

    “那若明廷不放人,你會不會真的不計代價將那些掠獲人畜財物全丟棄了和他們放手一搏?”多鐸又問。

    多爾袞側頭看了他一眼,見其眼神很是期待,卻微微搖頭:“若只是不放人,我未必會那樣做,畢竟大局為重,咱們若真的和明軍拼的魚死網破一無所獲,出關之后回到沈陽還那什么和那些人斗!”

    多鐸嘆氣不語。

    多爾袞又道:“但明軍若是強加阻攔,我只能魚死網破與其斗狠了!”

    晌午飯后,常宇終于起來,洗漱之后王府家丁送來飯菜,一個人低頭吃的噴香時,衡王朱由棷走了進來:“常公公,飯菜可合胃口”。

    常宇伸出大拇指:“王爺府上這廚子手藝不遜宮中御廚啊!”朱由棷哈哈大笑:“常公公這話若是傳到那廚子耳里,他以后可有的吹咯”。

    常宇笑了笑將朱由棷請入了座:“王爺身子可好些了?”

    “好多了,就前些日子受了些驚嚇又累了點,歇歇就沒事”朱由棷倒也不遮掩什么隨口說了又問小太監:“常公公,聽說城外韃子是要走了吧?”

    常宇點點頭:“是的,撞的頭破血流討不到一點好,再不跑腿都給他打斷想跑都跑不了!”

    “呀,太好了”朱由棷大喜,起身來回踱步:“太好了,太好了……那小兒可以接回來了吧”。

    常宇略一想了想:“韃子雖要退走了,但城外并不安寧,王爺若是不怕危險便派人去將世子接來吧”。

    一聽他這么說朱由棷就慌了,連忙擺手:“不急一時,不急一時,待韃子走了也不遲”。

    常宇放下碗筷抹了抹嘴,端起茶水漱了漱口看著朱由棷似笑非笑道:“王爺,韃子要走了,咱家隨后也要拔營,在府上叨擾不了幾日,這些天承蒙款待感激不盡”。

    “哎喲,常公公說這話可就太見外了,青州城若非常公公和那些將士浴血奮戰早成廢墟了,本王和城中百姓對您可都是感恩戴德啊,更有鄉紳要為您立生祠呢……”

    朱由棷話沒說完,常宇一口茶水噴出:“王爺,您們這是要將咱家置于死地啊,哪是感恩戴德!”

    “怎么會呢,這可是老百姓真心……”朱由棷說著突然想到了什么,頓時臉色大變:“是了,是了,使不得,使不得……”

    哎,常宇嘆口氣:“若真對將士感恩就別弄那些虛頭巴腦的玩意,來點實在的吧……”

    朱由棷一怔隨即醒悟過來,這小太監轉了一圈,話在這等著自己呢。連忙道:“常公公拔營前,本王先前許諾的錢糧一分不少給您備好”。

    “咳咳咳,那咱家就替那些將士謝過王爺了”常宇放下茶杯拱了拱手,隨口又道:“聽聞城中募捐的錢糧還剩余很多……”

    “全給您備著,本王一分不占!”朱由棷大手一揮豪氣無比心中暗罵這小狐貍可什么吃著碗里的還惦記鍋里的,那些城中百姓富紳捐的錢糧他本打算用來填自己的窟窿的,看來這想法要泡湯了。

    “王爺不光豪氣而且大公無私,放眼大明各地藩王能有幾人,咱家回京之后必為王爺在皇上跟前美言幾句”。

    “哎呦,那可真的勞煩常公公了”朱由棷眉飛色舞又接著道:“還有小女的婚事……”

    “婚嫁之事,一切由王爺做主,您定什么日子咱就什么時候辦,您說怎么辦咱就怎么辦,而且一定要辦的風光,讓王爺臉面有光”。

    朱由棷樂的嘴巴合不攏:“對,一定要辦的風光,但,咳咳咳,風不風光只本王這頭使勁也不行對吧,洛書這孩子還得常公公都提攜”。

    言下之意,只有宋洛書混的好,他嫁女才有臉面的。

    “哎呦喂,這還沒辦事呢,王爺都開始給愛婿架勢了”常宇打趣道:“宋洛書年輕俊彥,前途可期,王爺盡可放心”。

    “有常公公這話,本王當然放心了”朱由棷樂成了花。

    “廠公,有急報”就在這時陳汝信走了進來,手拿一封信。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开心七星彩交流区册子